打印

【尸体文重发】【石库门之夜】(全)作者:张敏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7

【尸体文重发】【石库门之夜】(全)作者:张敏

另类文大师张敏的冰恋文,不喜勿入

字数:11698

原文链接:viewthread.php?tid=3980840 (管理审核备用)

[ 本帖最后由 荆棘之恋 于 2018-11-7 14:55 编辑 ]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点此感谢支持作者!本贴共获得感谢 X 7
TOP

               石库门之夜

作者:张敏
字数:11698

  石库门是大上海社会的一个缩影。在漫长的岁月里,上海的市民曾在此辛苦
度日,革命者曾在此秘密活动,文人、学者、艺术家曾在此孕育他们的作品。旧
时的石库门里还曾开设有工厂、银行、旅馆、货栈、报社、学校等,可谓是无所
不包,无奇不有。

  石库门里的「亭子间」、「客堂间」、「厢房」、「天井」以及「二房东」、
「白相人嫂嫂」、「七十二家房客」等与石库门有关的名词,也都成为老上海们
温馨的记忆。

  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石库门也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如今,当石库门再次
成为上海建筑群中的宠儿的时候,住进石库门的人群也悄然发生了改变。

  小资们喜欢石库门,因为透过石库门,能感受到一种古老而绵长的氤氲气息,
那是属于上海的特质;老外们欣赏石库门,因为石库门里有他们未曾体会过的新
鲜触觉,这是另一种摩登;海外华侨寻觅石库门,因为每看到那一片片青色的砖
木墙壁和拱型大门,就能勾起许多往日怀想;大款们选择石库门,因为它象征着
一种社会地位,显示出与众不同的文化品位。

  于是便有了新天地,有了「阿拉上海街」,有了一个名叫「1930」的酒吧……

  每当夜晚降临,石库门几乎是明星们的最爱和必选。柔和的行道灯,光怪离
陆的霓虹灯,青砖铺就的步行道,青红相间的砖墙,四季如春的中央空调,庞大
古老的欧式壁炉、沙发与东方的八仙桌、太师椅相邻而处,相得益彰。

  新天地的文化氛围其实不是营造出来的,古老的石库门本身就给人一种历史
的积淀,青砖红瓦,红男绿女,石库门,在被赋予了各种文化涵义和时尚韵味之
后,显现出了从所未有过的辉煌。

  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每晚11点刚过,明星酒吧就开始热闹起来了,来这里的大多是一些常客和熟
客,而且基本上都是圈内人士。明星酒吧内的布局和其它酒吧有很大区别,它更
象一个小型舞厅,所有的吧桌都绕着大厅中央的舞池围成一圈。因为,每天晚上
12 点,在这里都会有一场与众不同的表演。

  晚上11:40,酒吧经理办公室。

  「啊,楚楚,真高兴你能来!」杰克高兴地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真把我
急死了!」

  「我一接到电话就赶来了,」楚楚将坤包往沙发上一甩,问道,「什么事把
我们大经理急成这样了呀?嘻嘻!」

  楚楚是一个非常漂亮性感的上海姑娘,今年才19岁,自由职业,平常接拍一
些平面广告,但始终未能红起来。楚楚是杰克的好朋友,也是这家酒吧的常客,
还时常客串 12点档的演出,但她不是正式的签约演员。

  「是这样,」杰克递过去一杯水,说道,「梦桐两小时前打来电话,说她现
在还在深圳宝安机场,由于飞机机械故障,已经耽搁三个多小时,航空公司方面
正在从广州调飞机,什么时候可以起飞还不知道。」

  「今晚12点档由梦桐姐演出吗?」楚楚歪着脑袋问道。

  「是。」杰克惊叹小姑娘的聪明。

  「那你的意思是让我来救场?」楚楚漂亮的脸蛋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一边说
一边伸出左手,「拿来!」

  「什么啊?」

  「演出费呀!嘻嘻!本姑娘决不做义务工!」楚楚笑得更灿烂了。

  「没问题,」杰克撕下一张支票,写了一个很大的数字,「够不够?」

  「免啦!」楚楚没接支票,「我跟你说着玩呢,谁让我们是好朋友啦!嘻嘻!」

  说完,她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然后又说道:「说吧,演什么?」

  「我们制作了一把非常棒的电椅,梦桐答应今天晚上她第一个试用,因此我
们就把海报发出去了……」

  楚楚专心地听着,脸上出现一丝不易察觉的红晕。

  「可是,今天下午梦桐在深圳有一个演出,所以上午她飞去了深圳,本来从
深圳到上海只要一个半小时,完全来得及,哪里会知道飞机出故障!」

  「没事了啦,」楚楚安慰道,「我来演好了,不会有问题的!你知道的,我
过去也演过的,而且我最喜欢电刑了啦,想想都会让我兴奋耶!嘻嘻!」

  「可是……」

  「别可是可是啦!你不会是怀疑我演技吧?你放心了啦!」楚楚站起身,俏
皮地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下去吧,演完我还要抓紧时间睡一下,明天是
我男朋友的生日,我还要去买礼物呢!」

  「楚楚,恐怕,」杰克吞吞吐吐地说道,「恐怕你没有机会去买礼物给你男
朋友了……」

  「你是说……」楚楚瞪大了美丽的眼睛。

  「是的,梦桐答应这次是一次真正的Snuff表演,也就是一直到电死为止!」

  「真正的Snuff?」

  「是的,我们刚刚申请到了Snuff演出执照,从今晚起,我们全部玩真的!」

  「哇!」楚楚的心怦怦地狂跳起来,她知道,只要自己点一下头,自己那年
轻的生命就将在今晚被终止!

  在明星酒吧,她已经参加过许多次Snuff演出了,电刑呀,绞刑呀,斩首呀,
枪杀呀等等,她都非常喜欢,但她最喜欢的还是电刑,因为她喜欢电流通过自己
娇嫩的身躯时那种既酥麻又震撼的感觉,特别是当电流通过自己的私处、通过那
些敏感的部位,那美妙的感觉真的是无与伦比!

  她抬起头,看到杰克正以热切的目光看着她,等着她作出回答。她忽然感到
怦然心动!一种想尝试一下的冲动!

  「我可以见一下小栋吗?」楚楚拢了拢一头秀美的长发,平静地问道,小栋
是她的男朋友,也是一个 Snuff爱好者。

  「我已经给他打电话了,他正在赶来的路上,估计接近行刑结束的时候,他
就可以到了!」

  「那好吧,我参加演出!」楚楚坚定地说道。

  「太谢谢你了!太谢谢你了!」杰克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

  「要不要签一份协议什么的?」楚楚提醒道。

  「啊,对对,」杰克连忙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自愿献身合约》递给楚楚,指
着最后一页说道,「喏,签这里就可以啦!」

  楚楚也不读一下合约的内容,就爽快地在上面签了字,然后将合约往杰克这
边一推,笑着说道:「好啦!现在你可以合法地处死我啦!嘻嘻!」

  杰克看着她嘴角的两个漂亮的梨窝,呆住了。

  午夜12:00整,大厅。

  「女士们,先生们,今晚的演出现在开始,有请楚楚小姐!」女主持人章雁
宣布道,随即一道追光打向舞池的一侧,只见楚楚身着白色拖地长裙,双手提着
裙子的两边,款款走向舞池,来到主持人的身旁。

  「大家好!」楚楚一边向大家打招呼,一边灿烂地笑着。

  「大家已经从海报里知道,我们明星酒吧刚刚获得了本市第一本Snuff执照,
因此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可以进行完全真实的 Snuff表演了!」章雁介绍着。

  台下响起兴奋的掌声。

  「今天晚上,楚楚小姐给我们带来的是电刑表演!」

  台下又是一阵掌声。

  「为了这次史无前例的表演,我们特意赶制了一把特别的电椅,」说着,她
指向一侧的一把怪模怪样的椅子,「楚楚小姐将在那上面度过生命的最后阶段,
并给我们带来最最精彩的表演!」

  追光打向那把电椅,这是一把用橡木制成的非常结实的椅子,做工相当精细,
四条椅腿用螺丝固定在地板上,椅子背、扶手以及前面两条腿上都有皮质绑带,
可以将受刑人的脖子、手臂和腿固定在椅子上,以免挣扎时弄掉电极。

  最与众不同的是,椅子面上有一条八厘米宽的缺口槽,由椅面的前部一直延
伸到椅面中央,槽内斜向上伸出一条又长又粗的橡胶制成的阴茎样的东西,这个
东西的下部在椅子面下面通过一根连杆连接到一个凸轮上,而凸轮又通过变速箱
连接到电机上,因此如果电机转动,则这个阴茎样的东西便会上下伸缩。

  「这是一把专门为女孩子设计的电椅!」楚楚耳边响起了刚才杰克对自己说
的话,这时,她才明白杰克话中「专门为女孩子设计」这几个字的真正含义!该
死的!她啐道,但脸却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好,现在我们来介绍一下这把电椅,」章雁走到电椅旁边,左手搭在椅子
背上,「电椅一共有三个电极,分别是两个乳头电极和一个阴蒂电极,这些电极
都由一个中央控制装置进行控制。」

  她指了指椅子背后面的控制箱继续说道,「电椅的最高电击电压为10万伏,
有脉冲和连续两种电击方式可供选择,不过请大家放心,我们的电击装置是特制
的,它发出来的电流的震荡频率非常高,所以不会对受刑人的身体造成诸如烧伤
等物理性损害!」

  「那电击过程中,如何调节电击强度呢?是人工调节还是自动的?」一名观
众大声问道。

  「问得好!」章雁点点头,解释道,「这两种方式都可以,坐在我身后的朋
友可以看到,控制箱边上有一个类似汽车排挡的滑杆手柄,上面有刻度,扳动这
个手柄就可以控制电击强度。另外一种就是电脑全自动控制的,只要按下这个红
色按钮就可以了,其余的事情全由电脑解决。」

  「那今晚我们用哪一种呀?」

  「我们用手动控制,因为比较刺激!」章雁回答道。

  「那椅子下面这个装置有什么作用?」一个观众明知故问。

  「这是为了给受刑人增加快美而特设的,」章雁的脸红了一下,「它会进入
到受刑人的体内,并会按一定频率进行抽插。」

  「那会不会射精啊?」

  「不会,但它会射出另外一样东西,一样令女孩子会非常非常快美的东西!」
说到这里,章雁感到自己有些难以把持,她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她非常希望这
个东西能够进入自己的下体,给自己带来空前的快美和舒服!她用嫉妒的目光看
了看身边的楚楚,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可以象楚楚那样接受虐杀。

  「好,现在让我们开始!」章雁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宣布道。

  全场灯光慢慢黯淡下来,只见楚楚缓缓解开两侧肩头长裙细吊带的绳结,让
洁白的拖地长裙从身上滑落到地板上,露出了凝脂般的雪白的少女胴体,两个高
耸坚挺的乳房紧紧地裹在一付朴素的肉色胸罩里,肩头柔圆,腰枝纤细,小腹平
坦,阴阜处微微隆起,一条白色小内裤紧紧地绷在胯部,给人无限想象。

  两条修长结实的美腿,光洁润滑,小腿又细又长,脚上穿一双银灰色高跟凉
鞋,十分性感。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自然地披在背后,潇洒漂亮。

  楚楚在章雁的帮助下,愉快地坐到电椅上,然后章雁蹲下身子慢慢调节椅面
下的一个螺杆,使那根橡胶阴茎缓缓升起,插入楚楚的阴道。楚楚的那条小内裤
是刚刚换上去的,是情趣型的,在裆部有一个开口。

  当那个巨大的龟头慢慢顶入楚楚私处的时候,楚楚忍不住呻吟起来,下体那
种坚硬、充实的感觉让她神驰向往、情迷意乱。而阴茎体上更布满了突起的橡胶
小棘球,当它在阴道内滑动时,那感觉简直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

  十几秒钟后,那根又粗又长的橡胶阴茎终于尽根而没,从下面看过去,楚楚
那肥厚的大阴唇就象两片蚌肉,紧紧地夹着橡胶阴茎,由于兴奋,已经有一汪晶
亮的液体顺着阴茎体流下来。

  「好,下面我们来安装电极,」章雁一边说,一边拿起银制的电极,「这些
电极具有两方面的作用,一方面当然就是向受刑人的身体输送电击电流,另一方
面则收集受刑人身体的反馈信息,从而可以让电脑决定电击的强度和频度。」

  章雁一边说,一边动作麻利地操作着,只见她首先松开楚楚的胸罩,将两个
圆环形的电极分别套在楚楚已经勃起的左右乳头上,并用螺丝拧紧,然后替楚楚
重新戴好胸罩。当章雁拧螺丝的时候,楚楚痛楚地呻吟了几声。

  「用螺丝拧紧可以防止等一下你挣扎的时候导致电极脱落。」章雁解释道。
接着章雁又动手安装阴蒂电极,样子跟乳头电极差不多,只是更小一些,同样是
用螺丝固定在阴蒂上的。当电极碰到阴蒂的时候,那凉丝丝的感觉让楚楚颤抖了
一下,差点「咝」的一声笑出来,弄得章雁也忍俊不禁。

  「现在我要把你绑在电椅上了,楚楚?」章雁说道。

  「嗯。」楚楚点点头,坐正身子,将手臂放在扶手上,章雁熟练地用椅子上
的皮带将她的脖子、前臂和小腿牢牢地扣在椅子上。楚楚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
自己已经很难动弹了,皮带和插入自己下体的橡胶阴茎已经将自己非常有效地固
定在电椅上了!

  「好,现在开始行刑,」章雁将手搭在那个调压手柄上,宣布道,「我们先
给一个比较低的电压,让楚楚小姐热一下身先!」

  「慢!等一下!」随着一声娇喝,从门口跑进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她
边跑边大叫着,「章雁,慢点!」

  「梦桐姐?」楚楚叫出声来,「你怎么来啦?你不是在深圳吗?」

  「我刚给杰克打完电话,从广州调来的飞机就到了,幸亏这边是降落在虹桥
机场,如果去浦东机场就没这么快可以赶到这里啦!」梦桐灵活地穿过桌子跑进
舞池,气喘吁吁地地说道,「谢谢你,楚楚,好啦,现在我来吧!」

  「不要了啦,还是我来好了,」楚楚连忙说道,「你看我已经装备好了耶,
马上就可以开始了,你刚刚到,休息一下先啦!」

  「不,楚楚,还是……」

  「梦桐!」这时杰克从后面走过来,说道,「梦桐,客人已经等很久了,今
晚还是让楚楚表演吧,我答应你,明天晚上一定让你上,好吗?」

  「那你说话要算数!」见杰克说话了,梦桐不再坚持。

  「当然算数!」杰克答应道,「而且我让你亲自给楚楚用刑,怎么样?」

  「哇!真的?」梦桐高兴得蹦跳起来,双手勾住杰克的脖子在他脸上「嗒」
的一声亲了一口,然后来到控制箱前,开始操作。

  控制箱上有一个17寸的彩色液晶显示屏,可以显示多路输出波形,以及楚楚
身上的反馈信息,感知她对电击耐受力和高潮来临预测。在屏幕的下方,有好多
大大小小的按钮和旋钮,用来调节每个电极的输出电压的波形、幅值、电流等等
参数。

  梦桐「啪」的一下打开了控制箱的电源开关,液晶显示屏上半部显示出来三
条绿色的直线,这是每路输出电压的基准线,这些基准线分别对应两个乳头和阴
蒂上电极的输出电压的波形(输出波形从直流到正弦波、各种占空比的梯形波、
方波、锯齿波等连续可调,还可通过电脑控制,以程序控制的方式复合输出)。
屏幕的下半部是一条红色和一条蓝色的直线,其中红线表示受刑人的性兴奋程度,
而蓝线则表示受刑人的生命指数。

  「我开始啦?」梦桐从电椅背后伸过头,在楚楚的耳边轻声问道。

  「嗯,」楚楚轻轻点了点头,俏皮地说道,「我早准备好啦,嘻嘻!」

  梦桐将电击方式开关扳到局部档,然后将调压手柄往前轻轻的推了一点,刹
那间,电流通过三个电极开始进入楚楚的身体。

  (该电椅的电击方式分局部电击和综合电击两部分,采用局部电击时,电流
并不在两个电极间流动,而被局限在每个电极内,因为每个环形的大电极内侧还
包含两个小电极,这两个小电极之间的距离非常近,只有 5MM左右,因此电流只
刺激局部皮肤,对身体没有大的影响,所以不会导致死亡。而综合电击则电流从
两个大电极之间通过,如从左乳到右乳,从左乳到阴蒂,从右乳到阴蒂等等,由
于这时电流将通过身体各主要器官,因此将导致受刑人死亡。)

  「啊唷!」随着身体的一阵颤抖,楚楚低声呻吟了一声,她感到乳头好象有
人在吮吸一样,痒嗖嗖的。而阴蒂则一跳一跳的,有点刺痛,又有点酥麻。

  梦桐羡慕地看了一会,然后她慢慢转动对应左乳的一号波形旋钮,这时,最
上面的那条绿线慢慢地改变了形状,波形变成了正弦波。随着波形的改变,楚楚
的感觉也发生了变化,她感到左乳头好象被来回搓动,又拉又捏,同时两个乳头
迅速挺了起来,而且双乳跟着输出电压的相同频率一跳一跳!并且随着电流的持
续,又麻双胀又热,舒服极了!弄得她禁不住大声呻吟起来。

  见状,梦桐又按下了一个按钮,只听一阵轻微的马达声,插在楚楚阴道里的
阴茎开始来回抽动,「啊哟,啊呀!」楚楚立刻舒服地淫叫起来,身子也配合着
阴茎的抽插而上下摇动。

  梦桐的脸一红,她知道,明天晚上自己也将这样被慢慢虐杀!想到这样,不
由自主地发现自己的下体已经湿润了。

  「啊……啊呀……不行……不……行了……啊……」楚楚大声呻吟着,淫叫
着,在电流和橡胶阴茎的双重作用下,她的高潮来临了!

  这时,梦桐又把一号频率旋钮(可将输出频率从0-1MHZ连续可调)慢慢地顺
时针方向调大,输出频率从 1KHZ慢慢地上升到10HZ、50HZ、100KHZ。

  随着频率上升,楚楚的快美程度也在飞速上升,她只感到乳房越来越胀,乳
头越来越硬,肌肉的抖动也越来越剧烈。

  然后,梦桐对二号频率旋钮(右乳)和三号频率旋钮(阴蒂)也作了相同的
调节。接着,梦桐又开始调节波形旋钮,她将波形从刚才的正弦波变成了梯形波,
而且是那种波形的上升呈渐升的斜线,而下降呈陡降的那种。

  「啊……」楚楚尖声惨叫起来,身体也随之剧烈颤抖,啊,这种感觉太特别
了,太刺激了!她感到双乳和阴蒂就象被人慢慢用手捏紧,然后又突然一拉,然
后又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不一会儿,她感到新的一个高潮又到了,「啊……」只见她全身发硬,胯部
向前拱起,双手紧握拳头绷紧手腕上的皮带,颤抖着、惨叫着迎接这个新的快美
顶峰的到来!

  接下去,梦桐又调节对应于阴蒂的三号波形旋钮,将波形改为锯齿波,「啊!」
只见楚楚身子一挺,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她仿佛感到有一根针在快速地刺自己
的快美中心,又好象男朋友的嘴在对着自己的阴部一吸一吸,又酥又麻,又痛又
痒!

  在电流的刺激下,阴蒂一跳一跳的跳着电脉冲舞,尿道里麻丝丝的,有一种
尿尿的冲动,而阴道里,那该死的东西,进进出出,巨大的龟头和密布的橡胶棘
球弄得自己爱液泛滥成灾!

  梦桐看着液晶屏,上面那条原本笔直的红线,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条极其复杂
的锯齿线,就象经济复苏阶段的股市日 K线,上下波动,瞬息万变,但总的趋势
仍是积极向上。而那条表示生命体征的蓝线则相对比较平稳,几乎没有起伏。

  于是梦桐「啪!」的一声将电击方式开关扳到综合档,然后慢慢推动调压手
柄,增大电击强度。随着电击方式的改变,电击从局部转向全身,电流开始在三
个电极间循环往复:从左乳到右乳,从右乳到阴蒂,从阴蒂到左乳,刹那间,楚
楚全身剧烈痉挛起来,只见她下巴上扬,牙关紧咬,漂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四
肢失控般地抽搐着,弄得固定她身体的几条皮带和电椅「嘎吱嘎吱」直响。

  台下,观众们一片寂静,大家都沉浸在兴奋和震惊之中。观众当中有许多是
年轻女孩子,她们大都是在男友地陪同下一起来的,看到楚楚在台上如此享受,
不少女孩子已经暗下决心,准备报名参加性虐死表演。

  就在楚楚忘情地享受电击的时候,她的男朋友小栋赶到了。

  「楚楚,楚楚!」小栋走到楚楚身边,轻声呼唤道。

  此时,楚楚刚好从一个绝顶的高潮中回落,她睁开眼睛,冲小栋迷人地一笑,
「你……来啦……」,可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电流无情地冲入她的阴蒂,让她
的全身猛地一拉,几乎要从电椅上弹起,然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啊──!」

  见状,梦桐关掉电源,然后走到一边,以便让楚楚可以和小栋说说悄悄话。

  「楚楚!」小栋心疼地埋怨道,「楚楚!」

  「我自愿的,嘻嘻!」楚楚轻声说道,她感到全身都是酸疼酸疼的,一点力
气都没有,「只是,只是明天你生日我……我不能陪你了!」

  「……」

  「我本来明天是要给你去买礼物的,」楚楚喘了几口气,接着说道,「可是
现在不能了,不过,刚才我想过了,我要给你一个最好的礼物!」

  「楚楚!」

  「我要把我交给你,」楚楚笑了笑,「等一下我死后,就是你的啦!你会怎
样处理我呀?嘻嘻!」

  「……」

  小栋在楚楚面前跪下来,双手握着楚楚的手。

  「怎么?你不喜欢呀?」楚楚嗔道。

  「喜欢,当然喜欢,可是……」小栋连忙说道。

  「不许说可是!嘻嘻!」听到小栋说「喜欢」,楚楚立即开心地笑了起来,
然后大声叫道:「梦桐姐!」

  「楚楚?」梦桐应声走过来。

  「梦桐姐,开始吧!」楚楚高兴地说道。

  「楚楚,」梦桐犹豫了一下,说道,「要不要换一下,你看,你男朋友来了,
你应该陪陪他,再说明天还是他生日呢,今天还是我来演好了!」

  「不要了啦!」楚楚连忙回绝道,「我可以的,刚才我已经和他说好了,我
要把我的尸体送给他做生日礼物,嘻嘻!梦桐姐,快开始吧,快点将我处死,我
都等不及了耶!」

  见状,梦桐只好不情愿地打开了电源。立刻,楚楚又一次陷入了快美的海洋!
这是一种既疼痛又舒服的难以形容的奇妙的快美感觉,仅仅几秒钟,她觉得自己
马上就要达到另一次高潮了,就在高潮的边缘,只差一点点!

  「快呀,多给一点呀!我要呀!」她嘶哑地喊着,挣扎着,等待着,啊!高
潮到了!这是一次极其快美的高潮!她的头往后仰,双眼紧闭,脸颊潮红,牙关
紧咬,喉咙底下发出分不清是快美还是痛苦的呻吟声,双手紧紧拽着两旁的扶手,
身子扭来扭去,弄得整把电椅「嘎吱嘎吱」直响!

  良久,楚楚才缓过劲来,她已分不清哪里是快美哪里是疼痛,她的身体就象
大海里的一叶小舟,在电流的惊涛骇浪中不停地摇曳起伏!

  这时,小栋已经回到观众席,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楚楚,他知道,楚楚就要离
他而去了,但他是那么的爱她,她也爱他,因此他决不允许发生这种事情,他已
经打定注意,他要让楚楚永远留在自己的身边!

  梦桐慢慢推动调压手柄,电击强度越来越大,终于楚楚的小便失禁了,随着
她身体的不停震动,在她的阴部,一股清亮的液体喷涌而出,顺着橡胶阴茎流到
地上。由于小便是导体,因此强大的电流带着耀眼的蓝色电弧光开始在她的阴部
打出火花,形成了一幅既性感又恐怖的景象!

  在舞台追光下,只见她全身乱颤,双乳胀得鼓鼓的,她的阴部更是象在烧电
焊,蓝色的电弧「嗤啦嗤啦」的乱窜,她全身的肌肉都在跳舞,持续了二十多分
钟的电击已经给她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破坏。但与此同时,她的享受也非常彻底!

  她不停地呻吟、惨叫着,这不光是因为疼痛,更是为了表演,因为她知道,
大家都喜欢看她受刑的样子,喜欢听她惨叫的声音,这能使大家充分兴奋起来,
并和她一道享受到快美和舒服!

  而且她更要为小栋表演,因为他是那么的爱她!以前,他们常常在家里玩性
虐死游戏,每次都是楚楚扮演受虐的一方,而小栋则用各种方法,比如枪杀、绞
刑、电击、斩首等方式来处决楚楚,每次玩楚楚都非常投入,不但因为她自身喜
欢这种游戏,而且更因为小栋喜欢看她垂死挣扎的样子,小栋常说看她躺在地上
蹬踢着双腿挣扎总能让他兴奋得射出来!

  游戏结束后,小栋还要奸尸,而楚楚也非常喜欢这样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承
受小栋的爱,她发现小栋那男性所特有的每一下坚实有力的冲击都能使她的心灵
和肉体双双得到完美的体验!

  电压在持续升高,慢慢地,楚楚发现自己的意识开始漂移了,眼前出现了花
花绿绿的色块,红的,绿的,紫的,在这些色块当中慢慢浮现出她一直深深爱着
的男人──小栋那健壮的身形,他们是两年前认识的,就在这里,当时小栋不小
心将一杯冰水洒在了楚楚的裙子上,见状,小栋赶紧手忙脚乱地在衣袋里掏纸巾
准备替楚楚擦裙子上的水渍,可是掏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掏出来,看着他面红耳
赤的样子,楚楚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们开始交往。小栋曾经是上海男排的主攻手,退役后开了一家体育用品商
店,他长得高大英俊,帅气逼人,而且为人诚恳,谈吐风雅,楚楚很快就被迷住
了。

  如今,楚楚还清楚地记得他们相互献出第一次时的情景。那是在小栋的店里,
一天晚上打烊后,他们打开新到的一批运动服的包装开始上架,他们相互配合,
小栋拆包装,楚楚点数,小栋上架,楚楚打码,就这样一直干到凌晨两点多。

  当忙完最后一件商品,他们俩抬起头相视一笑,便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楚楚
只感到自己的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她自然而然地勾住小栋的脖子,踮起了
脚尖……

  他们的嘴终于碰在了一起,并各自将舌头伸入对方的口中,笨拙地缠绕在一
起。然后他们又很自然地躺倒在满地的纸板箱上,翻滚着,喘息着,楚楚主动地
发起攻击,她拉出小栋系在裤子里的衬衫,手忙脚乱地松开他的皮带,他们终于
结合在了一起!

  事后,他们谁也记不清激情的风暴到底持续了多久!当他们终于精疲力尽地
平息下来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楚楚象小鸟一样偎依在小栋的怀里,尚未退烧的脸紧紧地贴在小栋那坚实宽
广的胸脯上,听着他那有力的「咚咚」的心跳声。右手爱抚着小栋身上结实的肌
肉,心里充满了柔情蜜意。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会对获得自己贞操的男人有一种刻
骨铭心的记忆,楚楚也不例外,她知道,从此自己的生命就将和眼前的这个男人
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她暗暗告诉自己,她要爱他、疼他,直到永远……

  梦桐瞟了一眼液晶屏,发现那条蓝线颤抖着已经向下偏了一大截距离,这表
示楚楚的生命体征已经出现严重问题,该结束了,于是她一下子将手柄推到底。

  「啊……」随着梦桐将手柄推到底,楚楚的身体近乎疯狂地震动起来,并伴
随着极其强烈的抽搐和痉挛!只见她歇斯底里地惨叫着,挣扎着,头「砰砰」地
敲着身后的椅子背,高耸的胸脯剧烈起伏,双手紧拽扶手,双腿尽管被皮带绑在
椅子腿上,但仍然乱蹬乱踢。

  现在,致命的电流正在持续不断地涌进她的双乳,涌进她的阴部,破坏她的
身体,夺去她的生命!

  就在这时,梦桐按下了一个按钮,然后走到楚楚的前侧面,眉宇间略带一丝
嫉妒,羡慕地看着受刑中的楚楚。只见随着梦桐按下那个按钮,插在楚楚体内的
那条橡胶阴茎慢慢的退了出来,下体的突然空虚让楚楚本能地拱起胯部去探索、
去寻找。

  然而,由于身体被固定在电椅上,她始终未能触及距她阴部仅10厘米远的那
条橡胶阴茎的大龟头。就在此时,只听「砰!」的一声,从橡胶阴茎的头部喷出
一道烈焰,一颗 7.62MM子弹「噗!」的一声钻进了楚楚那渴望的阴道!

  「啊──!」楚楚发出一声尖叫,身子猛地一挺,几乎要挣脱绑在身上的皮
带!她只感到阴部象有一根烧红的铁棒插入一样,让她在电击的同时体会到额外
的刺激!那炽热的子弹一路上蒸发着阴道内充盈的爱液,然后撕开子宫颈,打穿
子宫后壁,最后嵌在了尾骨旁边。而与此同时,一缕幽幽的淡淡的舒服的感觉慢
慢从中弹的地方升起来。

  「啊,我被子弹打中了,好坏呀,竟打我那里!」

  「刚才章雁说它会射出另外一样东西,原来就是子弹呀!」

  中弹的强烈刺激让楚楚清醒了许多,啊,这就是阴部中弹的感觉吗?没等她
弄明白,突然她全身一缩,一股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快美象排山倒海般地冲了下来,
那懶洋洋的,越来越快美的感觉,让她大声地哭喊着、呻吟着,辗转着、抽搐着、
痉挛着,虽然以前常常玩中弹游戏,但她还是没有想到原来女孩儿家身体中弹竟
然可以感觉到这样奇怪舒服的滋味的!

  在电流和子弹的双重作用下,楚楚很快达到了一次高潮。只见她全身一拱,
尖叫了一声:「哎哟!舒服死啦!」然后死死地夹紧双腿,承受着一阵又一阵狂
风暴雨般的快美浪潮!只见她舒服得只能左右扭动身体挣扎,蹬踢着双腿享受,
并张开口发出无意义的喘叫和娇吟。

  「啊……啊……哦……嗯……哎唷……」那特别的舒服使她想整个身体都一
耸一耸地拱起来,想把整个身体都向后尽最大限度地弯曲。突然,一个极其巨大
的快美在她体内突然爆炸,颤抖的热流扫遍她的全身,只见她身子一下子僵直,
然后死死地停住10秒钟,啊,太舒服了!中弹太好了!她无声地嘶喊着、哭叫着,
继而全身是一阵猛似一阵的痉挛和抽搐。

  「小栋!快来!要我!」楚楚一边抽搐,一边紧闭双眼,绮念丛生,她多希
望这时能投入小栋那强壮的怀抱啊!她拱动着丰满的臀部,双乳发胀,十个手指
强直性地抓着椅子的扶手,就象做爱时抓小栋的背一样。

  高潮一阵接着一阵,终于她年轻的心脏在一个最最猛烈的高潮顶峰上停止了
跳动!但她的身体依然在猛烈抽搐、痉挛,但那已经不重要了,那只是肌肉对电
流的反应而已……

  凌晨1:00点,小栋抱起楚楚那软绵绵的尸体,来到二楼包厢。他将楚楚放到
床上,自己则坐在床边,凝视着她。楚楚一动也不动,头歪向外侧,俏丽的脸蛋
上,双目紧闭,现出长长的睫毛,漂亮的小鼻子挺挺的,嘴唇微微上翘,象是睡
梦中露出的微笑。

  两支长长的手臂,象刚出水的莲藕,圆润洁白,修长可爱,左臂自然地放在
身体的一侧,右臂则微微弯曲,手搭在小腹上。双腿修长结实,紧紧地并在一起,
而大腿根则沾满了片片血迹,阴部更是血肉模糊。白色小内裤浸透了鲜血,紧紧
地绷在髋骨上,小腹平坦,阴阜微微隆起,腰枝纤细,双峰坚挺,性感异常。

  看着看着,小栋不知不觉感到自己的下身硬了起来!他俯下身,在楚楚的嘴
唇上轻轻的亲了一下,但是楚楚一动也不动,要是在平时,楚楚一定会张开香唇
迎接他的!他想。

  小栋直起身子,他伸手到楚楚的背后,解开楚楚的胸罩,「腾」的一下,楚
楚那一对丰满乳房弹了出来,让小栋感到惊奇的是,平时粉红色的蓓蕾由于电流
的作用已经肿胀得象哺乳期的女人,而且颜色也变成了褐色!

  他用手指轻轻拨了一下,啊,硬硬的!他又把目光转向楚楚的下身,然后慢
慢脱下楚楚的内裤,啊,那一丛浓黑的阴毛被枪口的烈焰烧去了一大半,而且内
裤弹孔周围也有烧过的痕迹。由于楚楚是死于高潮之中,所以她的大阴唇向两边
分开着并没有合拢,里边的阴蒂、尿道口和阴道口看得一清二楚。

  和乳头一样,阴蒂也胀得前所未有的大,长长地伸出在大阴唇上端结合部外,
尿道口张着,尿已经全部泄出来了。阴道口已经被子弹破坏,变成了一个血肉模
糊的弹孔,周围浆满血和爱液混合而成的液体。

  小栋又一次想起了他们曾经玩过的那些性虐死游戏,他知道,楚楚最爱玩的
就是电刑和枪杀游戏。每次玩的时候,楚楚总要说希望有朝一日她能够真的尝试
一下电刑和枪杀的滋味,她说她向往被电刑处死或者被子弹打死。现在她终于如
愿以偿了!小栋一边回忆着和楚楚在一起的那些日子,一边躺到楚楚身边,然后
紧紧地抱住楚楚那柔软的身体,紧紧地,紧紧地,抱着……

  一个星期后,明星酒吧门口的步行道上,用大理石砌起了一个一米高的基座,
基座上,是用水晶密封的楚楚真人雕塑,她身穿白色连衣裙,面带微笑,调皮地
看着石库门里的芸芸众生。

  「编后记」

  在楚楚死后的第二天晚上,在同一把电椅上,梦桐如愿以偿地接受了虐杀。
大约一个月后,主持人章雁也实现了她的愿望,在一次纳凉晚会的 Snuff秀中,
被当众绞死。从此,Snuff文化开始在石库门盛行起来,几乎每家酒吧、的士高、
休闲屋在晚 12点以后都推出各种形式的Snuff表演和真人秀。

               【全文完】

TOP

刚看完乞丐张的另一篇文,又看到这文,还是期待更多更好的秀色文!虐杀,先虐后杀,多点虐待更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欧伟哲 金币 +2 认真回复 2018-11-17 20:54

TOP

虐杀,另类的感觉,期待好的文章,支持楼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欧伟哲 金币 -3 一般违规扣1 -5 金币 2018-11-17 20:55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2-13 01:34